2019年3月8日晚,跟家兄打电话约好了9号去某鱼塘钓鱼。第二天,老哥开车到了我小区门口,说今天去秦岭那边爬个山,我听了之后很开心,毕竟很久也没爬过山了(上次爬山应该是公司团建那天去湖州市的莫干山)。于是乎,便开始启程

时间:2018年3月3日早上八点50,跟老哥会面准备出发,身上仅带着一瓶牛奶。

一路上走着绕城高速,最后转到京昆高速,到达户县九华山下,时间大概是10点左右,在山下遇到了两个大叔(后面得知是机场的公安人员),询问完山况之后就跟大叔一起爬山了,一同大概走了半个小时,两位大叔似乎体力不佳,便歇下来了,让我们先走。于是,我们就继续往高处爬。 我跟老哥一路上有说有笑,而经过大山里,也困难重重,三月的九华山阴面还积雪重重。但是我们没有退缩,克服了重重困难,于是,我们体力都跟不上了,这个时候,我想起了我口袋里放着的那瓶牛奶。根据我国的礼仪,要先让年长的人,所以,让我哥喝了。 此时,我体内的糖原葡萄糖消耗地异常的快,走两步就累的气喘吁吁。但是正眼望去,我发现快到山顶了,于是加快步伐,果然,依旧好累~ 然后歇歇,走走… 就这样,过了半个小时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到了12点多,我们终于爬到了山顶。但是,本以为山顶上会有人家卖吃的什么的(也可能是我爬过的山都是那种人比较多的),却发现我们爬的这座山是座野山,山顶上都是一些 “驴友”自己带的东西烧烤。 file

此时,我哥俩体力即将消耗殆尽,在山顶上休息了一会儿,本打算要走,却发现了山下跟我们一起同行的两位大叔。 大叔细心地问我哥俩有没有吃东西,我两狼狈的样子可能被他看穿了,于是就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一大堆好吃的,旁边在烧烤的那些驴友老哥也给我哥俩一些吃的 这个时候,我除了感动又能有啥样的心情呢? 哎,素未见面,也不认识,他们却待我哥俩如朋友一样;我从他们讲话的语气也能看出来,他们做人很舒坦,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,幸福哉! 最后捎带休息了一会儿,到了一点,跟着大叔一起下了山。 file

file

file 记:2019年03月09日